水星。

啊啊,好想喝奶茶哦

2018!

新的一年嘛!

简简单单地给自己提几个小目标!

少吃零食多做事!

不偷懒啦勤奋锻炼学习!

我还能长高!

学习稳步提高!

码文复健开始修炼!

以乐观温和理智的心态面对所有好坏,胜而不骄,败而不馁,是做一切工作的前提!

希望还能怀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做着中二的白日梦,还能感谢一颗糖给予的甜蜜,知足又幸福呀!

我怕我光是第一点都做不到啦,但我想我可能会去努力尝试一番吧!

流光溢彩-2018!

[邦信]倾倒眩目的酒杯


  #酒保邦×驻唱歌手信

  #就当是开学的礼物吧(bu

  #初出茅庐,请多指教!

  #存在ooc

  #第一遍发打错了tag真的很抱歉啊啊啊啊!!!

  昏暗灯光下,霓虹色调的彩灯将这个小空间染上纷乱的彩色。

  夜晚的都市,总是令人沉醉上瘾。

  小酒馆里,每天都呈现出各样有趣的事,人们穿着只属于夜晚的服饰,抛弃太过耀眼的白天,在无限延伸的夜晚中开始大胆显露个性,疯狂的小角落,还有疯狂的夜晚。

  韩信绑起高挑的长马尾,热情的深红色长发,甩在脑后,格子外套与白色的内衬,与酒馆人群的打扮格格不入。

   他站在舞台中央,随着悦动的人群,开始敞开歌喉,随声音舞动的,还有他的指尖,韩信撩拨着电吉他,歌声越发嘹亮,更像打算在冲破自我。

  一曲完毕,扭动热舞的人群爆发出掌声,高举酒杯,无一不有节奏地喊着‘’信!信!信!信!‘’以这样的方式来活跃气氛。

  韩信走下台,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晶莹水珠和脖子上的细汗。

  人们在观看其他表演,吧台周围便少了许多人。

  韩信找了个靠角落的地方坐下,吧台上有太多形形色色品种的酒,韩信托腮,仔细将每一瓶酒都看过去,眼神深邃,却显得无神。

  迎面走来一个酒保,别致的服务生服装与蝴蝶结,身材高挑,配上深紫色的头发,在冷色调的灯光做用下,五官显得更加精致。

  韩信抬头,酒保笑了笑,唇瓣的形状很漂亮,他用一种招呼客人的悠闲语气对韩信说

  “嘿, 先生,想来点什么?”

  韩信随意地应付了一句,

“啤酒。”

  “需不需要来一杯店里特制的鸡尾酒?我想口感很适合你们这些年轻人。”酒保更像是售货员推销产品,惹得韩信有点不自在。

  “不需要,一罐啤酒就够。”

  酒保没有再推脱,知趣地马上从冰柜里拿来啤酒,直接抛给韩信。

  韩信利落地接下,打开啤酒,冒出白气,犹豫了一会儿,便开始往口腔里灌。

  酒保不一会儿又递来一个玻璃烟灰缸,从韩信桌前划过。

  “抽烟?”酒保对韩信笑,露出几分痞子的气息,语气变得轻浮起来。

  韩信也闲的无聊,他的工作结束了,顺便就逗留在酒吧,眼里映衬着的,是与其毫无相关的五彩斑斓的夜生活。

  酒保望了一眼韩信,看着他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那里,颇生出几分好奇,他走向韩信。

  “嘿!”酒保招呼着,“我叫刘邦,或者你可以叫我季,想问先生你的大名怎么称呼呀。”

  “……韩信,有什么事情,先说好,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只点啤酒,推销的话还是早点离开吧。”

  ”不不,我只是好奇……”刘邦扯扯衣领,蝴蝶结稍微有些松开,能轻微看见上下滚动的喉结,

  “我想你,还未成年吧。”
  “哦?”韩信被刘邦挑起兴趣,“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穿着朴实,不太懂得喝酒,又不抽烟,比喻为青涩的果实不过分吧。”刘邦随意笑笑。

  韩信没有回答,只给了刘邦刨根问底的机会,

  “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来酒吧驻唱,这里并不光彩。”刘邦看向被热情氛围围绕的人群,也不知看出了什么。

  “没有为什么。”韩信珉了一口啤酒,几口就有些微醺,“热爱音乐罢了,为了追求梦想而去努力,我也没有做错吧。”

  “恩,说的不错!”刘邦给予了肯定,

  时间仿佛停滞,漫长的黑夜还没有到头。

  韩信的啤酒剩下一点,但他喝不动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醉了。

  不知什么时候,从人群中走来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她无视了他人打量的目光,径直朝刘邦走去。

  “嘿!季!好久不见!”烈焰红唇以及富有强烈女性魅力的磁性声音,穿着黑丝,性感又暴露。

  “Merry!”刘邦没有意外,闻声便招呼,金发妞双臂搭在刘邦肩上,整个人几乎是贴在刘邦身上,用那那丰满的胸部。

  刘邦把手攀附在金发妞的腰上,一句句甜兮兮的话从他口中溢出,甚至还不要脸地把手往金发妞的胸前慢慢挪动。

  金发妞被哄的高兴不已,手也不安分的地在刘邦腰上来回抚摸。

  韩信看着他们俩亲亲我我的,倒是对这个酒保先生大开眼界了。

  亲热完之后,金发妞往刘邦的脸上亲了一口,大红色的唇印留在了刘邦的脸上。然后便离开,离开前还对刘邦暗示了什么,但韩信没有看懂。

  “人生赢家啊。”韩信冷笑,“酒保还能有这种待遇?”

  刘邦转头,眼前这个看上去比他小好几岁的驻唱歌手,顶着一张眉目清秀的脸,在那里冷嘲热讽。

  “怎么?羡慕了?”

  韩信依稀还能闻到残存在刘邦身上的金发妞的香水味。

  “不羡慕不羡慕。”说罢韩信便摆摆手,“不过,你倒是挺有意思的。”

  刘邦拿布擦了擦桌面,接着又饶有趣味地盯着韩信。

  韩信喝完了整罐啤酒,摇晃摇晃空罐子,说道,

  “你这个酒保,该不会还对顾客做什么特殊服务吧?”

  现在换做刘邦不吱声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露出笑容,此时的笑,却更像地痞流氓了。

  “嗯?想来试试吗?”

———————————————————

  原谅我第一遍打错了tag,当时真的太困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时犯糊涂还给大家添麻烦了。
 
  我眼中的邦哥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吧,痞帅痞帅的,还有点骚?(bu  ,酒保蛮适合他的。
 
 
 

 
 
 
 
 
 

 

【策约】兽性与野性


#策约兄弟,我站年下!

#车?不存在的!

#初出茅庐,请多指教!

  真的看不出我的心意吗?我最亲爱的哥哥。
 
  久别过后的再次重逢,使得生性敏感的玄策更加依赖哥哥。

  重回哥哥身边,再次拥有依靠的玄策,不再同往日一样,惊慌显得无助,反而温顺许多,还学会了撒娇。
 
  陪伴了他许多年的一双飞廉,如今只有在抵御侵略者时尽情展现它的魄力,飞廉似乎拥有灵魂,疯狂且贪婪的灵魂,热爱狩猎,会毫不犹豫地抢走,占为己有。

  玄策察觉到飞廉的不对劲,飞廉身遭似乎镀上了金属红的光泽,不停地颤抖,在叫嚣,在渴望着什么。

  飞廉从未如此激动,如此渴求过。

  果然,连你也察觉到我在想什么......

  玄策安抚激动的飞廉,却难以平复自己的心,与飞廉的想法一样,眼前的哥哥,是玄策最渴望得到的人。

  玄策充满兽性,也极具野性,被哥哥宠爱的小疯子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无法按耐住自己,他有着任性自私的想法。

  还要得到更多!我还想要更多!

  兽性失去控制,玄策需要被安抚,他执着地看着守约,一颤一颤地向守约走进,守约身上有着魔种的特有气息,只有玄策能分辨,守约的气息在玄策的鼻腔打转,变得越发迷人。

  守约在一旁看菜谱,被突然扑过来的玄策吓了一跳,身体直接往墙上靠去。

  守约转头,看见把头深深埋在守约背部,他被玄策紧紧抱住,连转身都做不到。

  “玄...玄策?怎么了?”守约以为玄策又开始撒娇,习惯性的摸摸玄策的头。

  玄策抬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潮红,喘息严重,思绪混乱,唯独清晰地映在脑海中的只有一件事。

  “我要哥哥!”

  话音落下,两边陷入寂静。

  “嗯?今天怎么这么爱撒娇?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守约的语气温和,在对待弟弟的时候极具耐心。

  尽管是这样善解人意的百里守约,也没有猜测到玄策的真实想法,他始终把玄策当小孩子看待。

  “不是这样的!”玄策突然吼道,“我要哥哥的全部,哥哥是我一个人的啊!”

  理智的线崩断,狼显露出本性。

  环住守约的手臂松开,守约转身,仍被挤在墙角,玄策的手截住守约,面前高高瘦瘦的人被他按在墙上,玄策将头抵在守约的腹部。速度很迅猛,干净利落,实战经验丰富的守约都没能够反应过来,一套动作下来他还处于懵懵的状态。

  不一会儿,玄策突然把手搭在守约的肩上,矮了一个头的玄策踮起脚,失措的守约硬是接下这突如其来的吻,仍然欲求不满的玄策撬开守约的牙关,守约吓得往后退,才得知无路可退,玄策的攻势比在战场上的还要猛烈,舌根徘徊,似乎要吮吸干口腔内的所有口气。

  同类之间,能够通过信息素交流,不需要言表,内心的想法,一个吻足以传达。

   一吻完毕,余热未消,信息素的来回交换,使魔种间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守约被吻得脑袋缺氧,脸上也冒出细汗,脸色开始泛红,信息素的强大功效使守约也激发出兽性,他看了看玄策,血脉相连的两人身上有着熟悉安心的味道。

  发情期的野兽拥有极度的渴望感,还想拥有绝对的安全感,守约因兽性同样萌发出这样的感情,他想从玄策身上寻求安慰。

  “不...不要这样了。”守约耸拉着耳朵,清澈的眼波里倒映的全是弟弟,他知道这是生理上的需求,却又无法控制自己。

  “还不够哥哥,我...还要更多!”玄策发疯似地嚎叫着。眼里包含着凶猛燃烧的欲望。

  动作越发用力,力度越来越强,被禁锢的困兽,挣脱了束缚,冲破了一切阻碍,兽性侵蚀的心智,让心中只剩下一件事。

 
  我的心意,终于能传达到了啊!只属于我的哥哥!

————————
  明天就要出玄策啦,疯狂给兄弟两打call!!
 
  这辆婴儿车就停靠在这里吧,没啥技术含量,就是单纯喜欢年下,我这个老阿姨要抱紧玄策小宝贝!!!
 
 
 

没啥这就是我的王者日常!

  这是我玩过最有趣的克隆了。

  就刚刚,打了局王者克隆。

  单纯想玩一局凯。

  怀揣着“别人一定会拿凯”的小心思,

  没有凯的我,随便选了大乔。

  结果,

  阴差阳错,

  五个大乔。

  哇,很尴尬呢。

  大乔打克隆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哈一定很好玩。

  之后,就看见对战画面。

  大乔VS刘邦

  哇哦,

  这真的是我打的最丧心病狂的一局了,

  我已经料想到是什么样的场面了,

  果然十分混乱,

  就看到,

  大乔追残血刘邦,

  追着追着,

  一下多出来四个刘邦,

  大乔一开大,

  一下又多出来四个大乔,

  于是便毫无目的地开始打团了,

  一团战,

  整个画面都是蓝蓝的一片,

  全是大乔的技能,

  还有被沉默击飞无数次的刘邦,

  被刘邦一屁蹦炸残眩晕无数次的大乔,

  刘邦委屈极了,

  大乔也委屈极了。

  之后,

  基本上就都在打团,

  两边都在传送来,传送去。

  关键是,

  刘邦打大乔,

  追不上!

  大乔打刘邦,

  打不死!

  一直在追来追去,

  就是死不掉,

  内心复杂,

  真的有毒,

  之后场面就更混乱了,

  满地图都是大乔的大,
 
  满屏幕大乔的圈圈乱放,

  时不时就被传回家,

  肉得要命的刘邦满地图传送,

  开了一技能的刘邦就像个球一样,一直被弹来弹去。

  谁也打不死谁,

  极其惨烈,

  后来我们这里的大乔先说话了,

  大概就是说,打的很累了希望刘邦让让大乔。

  对面刘邦也很迅速发话,

  “不!”

  “要勇敢!”

  嗯,
 
  好可爱啊对面,

  对面邦邦真的格外萌,还超级耿直!

  最后的最后,

  对面拿了大龙,

  我们一疏忽,

  让龙推了塔战败了。

  想想,

  打一个克隆,

  能有这样的巧合也是缘分啊!

 

 

 

 

 

 
 
 
 

【云亮】想必很温柔


#幼儿园教师云×白领亮
#初出茅庐,请多指教
#ooc要注意!

  一阵酸痛从背后袭来,诸葛亮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揉揉酸痛不已的肩,从公司的窗户向外眺去,是一片被夕阳染成暖红的天。

  工作了一天,令人身心疲惫。

  诸葛亮收拾好公文包,一身正统西装是白领的标配,衬出诸葛亮的身形修长,雪白的肌肤又彰显出那双蓝眼睛的明亮睿智,看上去楚楚动人且文质彬彬。

  依次与公司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后,便匆忙下楼,却并非急着回家,启动车,旋转方向盘,径直朝另一个熟悉的方向开去。

  绿茵小路,通往幼儿园的道路。

  此时还有几个孩子逗留在幼儿园,赵云正陪着孩子们玩,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赵云被孩子围绕,孩子们的眼中,身为幼儿园教师的赵云对待孩子无时无刻都是温柔的。

  孩子们睡觉,赵云悄悄帮他们盖紧被子。

  孩子们哭泣了,赵云也把他拉到怀里安慰。

  孩子们受了伤,赵云就吹吹伤口,将伤口处理好,用着幼稚却管用的话来忽悠小朋友。

  若是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负了,赵云一定会站在前面,护着孩子,将施害人痛打一顿,像个保镖一样,无懈可击。

  体格上的健壮结实,内心的细腻认真,在赵云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

  孩子们无一不喜欢赵云,赵云也很喜欢孩子。

  诸葛亮把车停在门口,走进幼儿园,刚进去就看到赵云与孩子们正在嬉戏。

  诸葛亮皱眉,不知何来的不愉快情绪。

  快步走近。

  “喂,赵云。”

  赵云闻声转头,看见诸葛亮,欣喜一阵,

  “啊,亮今天这么早下班吗,还有空过来。”

  “顺路接你,别得意。”

  诸葛亮顺势坐在一边,仰天闭眼,用胳膊遮住眼睛,倚在椅子上休息,公务事总是扰人心烦,少有休息时间。

  赵云一笑,知趣的往诸葛亮身边挪一挪,爱人在旁边休息,就应该担当守卫一职,可不能离开。

  赵云肩上趴着一个小姑娘,问到,“赵云哥哥,你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啊?”

.“嗯....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是我最爱的人。”赵云被自己的回答一惊,接着开始害羞起来。他知道诸葛亮铁定没睡着,说出这样令人害躁的回答,无疑使气氛尴尬。

  小孩子有时真是谈恋爱的好帮手啊。

  黄昏时的气温并不高,没有了毒辣太阳的折磨,可此时,诸葛亮却躁动不安,脸也在发烫,淡淡红色蔓延至耳根。

  害羞,却又激动。

  诸葛亮故作镇定,胳膊放下,一副高傲姿态,使劲捏了一下赵云的手臂,说道,

  “对小孩子说什么呢?还把我介绍给了他们?”

  “嗯?难道不行吗?但是我看亮也不讨厌啊。”赵云委屈。

  “......你太傻了。”

  赵云身后的的女孩还在作祟,两只手臂架在赵云肩上,整个身子附在赵云背上,与赵云紧紧地贴着,下巴靠在赵云软软的棕发上,赵云习以为常,孩子们都喜欢这样趴在赵云背上,安全又可靠。

  诸葛亮冷着脸看着赵云跟小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甜蜜兮兮地洽谈着。

  啊,真的是受够了。

  诸葛亮的内心波澜起伏。

  醋坛子诸葛亮把头一转,扯扯领带,后悔自己为什么过来受莫名其妙的罪,用自己超人的智商都无法辨析出赵云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妥妥的榆木脑袋。

  “赵云,你什么时候下班。”诸葛亮按耐不住。

  “嗯,亮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别废话,快说。”

  “看这情况,大概十分钟左右。”赵云环视一圈,大部分孩子被家长接走了,幼儿园顿时安静了许多。

  棒极了!诸葛亮狂喜。

  时间稍纵即逝,眼见着孩子被陆续接走,赵云也松了口气,与往常一样,打卡,下班。

  两人都工作了一天,步伐都透露出了疲倦。夕阳的余晖把两人身后的影子拉长,重叠在一起。

  换赵云开车。诸葛亮坐在副驾驶座上,手托着下巴,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心有余虑。

  什么时候又有这种复杂的心情了?

  几个月前,赵云与诸葛亮确立了关系,不过诸葛亮对赵云提出了许多不平等要求。

  例如“要永远听他的话”、“洗澡一定要第一个洗”、“睡觉前一定要主动说晚安”或是“一直把我放在第一位”这样任性满满的要求,赵云居然毫无抱怨地全盘接受了。

  同居过后,赵云常常被嫌弃,诸葛亮又爱闹别扭,他生性像猫,傲娇地要死。

  但诸葛亮内心的欢喜还是掩盖不了的,跟赵云在一起没有负担,全能的好男人一枚。

  有人好奇这两人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四通八达的诸葛亮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赵云简单回复了一句,

  “是缘分而已。”

  车穿过十字路口,公寓楼近在眼前。

  “赵云啊,你每天都和孩子们这么相处么?”许久,诸葛亮先是打破了沉默。

  赵云轻笑,“是啊,你也看到了,孩子们都很可爱。”
  “哼,说好的把我放在第一位......”诸葛亮撇撇嘴,“跟那小姑娘推推搡搡的......”

  诸葛亮没了底气,说话声音渐渐变小。

  “你还吃小孩子的醋啊?”赵云噗嗤笑了出来。

  “没有!”诸葛亮又拔高了声音。

  “好好,下次你也可以趴在我的背上啊。”

  “我没那么愚蠢,你智商太低会传染给我。”

  “行行......”赵云随声附和。

  副驾驶座上的人越发脸红,羞得要命。

  车进入地下车库,熟练的倒车动作,一气呵成。

  诸葛亮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突然被一旁的赵云揽住。

  “干什...唔.......”

  绵密的口感在嘴中蔓延,舌尖的碰撞,交织在一起,唇齿相依,陶醉着,沉沦着,渐渐上瘾了,这种迷人的快感。

  一吻完毕,诸葛亮还未反应过来,后知后觉,脸变得更红了。

  “你....你...突然做什么啊!”诸葛亮用手挡住了脸,甚至不敢直视赵云。

  “今天早上的吻,我忘记给了,现在补还来得及吧。”赵云揉揉诸葛亮的后颈,骨架分明的手来回摩挲,

“这不是你提出的要求吗?”

  诸葛亮无言,无力反驳,却恼羞不已,提着公文包,匆匆下了车。

  赵云瞧见诸葛亮这幅模样,温柔注视着眼前这个无比可爱的人。

  他的心里在想什么,赵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那幼稚的想法和小心思,也只有赵云能理会。

  不必明说,我能读懂你的心。

  赵云追上去,眼前的心上人啊,跟小孩子没有两样。

  “白痴。”

  “白痴就白痴。”

  “混蛋。”

“混蛋就混蛋。”

  我和你相遇不是机缘巧合,是命中注定的。

——————————
感觉赵云很适合带孩子,幼儿园教师一职应该能够胜任。
都是温柔的人呐。
能力有限,文笔也是水水的,请见谅。